专注金融领域诉讼业务十余年

股权纠纷、金融借款纠纷、票据纠纷、证券纠纷、保理及融资租赁等

股东用公司的钱收购其他股东股份一审被判职务侵占罪

2020-05-16 来源: 浏览:405
中国的民营企业总是把公司的钱当成自己兜里的钱,随便支取,以为是左兜进右兜,如果公司不欠钱还可以,哪天债主来了,职务侵占罪也就结伴而来了。
 
今天要说的这个两个股东田某和张某真是够悲催的,他们辛辛苦苦经营公司,为了公司负债累累,好不容易找到新的投资人谢某,投入197万,但是好景不长,谢某觉得公司没前景,要求退股。田某和张某很挺仗义同意谢某退股,从公司账上直接转给谢某197万,后谢某的股份登记在田某和张某名下。但谁能想到,田某某和张某钱一分没赚到,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一审被判职务侵占罪,田某获刑七年,张某获刑五年,你说冤不冤,我说他们俩都冤死了。
按理说,用公司的钱够买股份这都属于公司内部的事,外人很难知道,谢某都拿到钱了,公安机关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这哥们俩为维持公司经营四处借钱,后来债主不停上门催债,田某和张某的人身安全都受到了威胁,无奈两人只能主动到公安机关以维持公司正常生产和保护其人身安全为由,寻求保护。后在公安机关的询问下,主动交待买谢某的股权不是用得私人的钱。
一审、二审被判职务侵占罪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在担任公司监事、被告人田某在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侵占了公司基本储蓄资金用于自己购买公司其他股东的股份。二被告人购买本公司股东谢某的股权后通过工商变更登记,将谢某的股权转至其二人名下,故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从本案证据显示,二被告人分别与谢某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金额、股东用的公司的钱。
本案二被告人在购买公司其他股东的股权时,本应自己出资,而不应利用公司董事长和监事的职权,擅自让公司财务人员将公司基本储蓄账户上的资金作为自己购买股份的资金,侵害了公司作为独立法人资格的合法权益。同时,二被告人所在的公司为有限公司,对外是以该公司的财产承担有限责任,二被告人以公司的资金购买股份,虽未将197万元现金转移至自己名下供自己使用,但其通过内部循环为自己购买了股份,使公司原来的股东由三人变成了二被告人,股份虽未变化,但该公司的资金减少了197万元,使公司对外承担债务的风险增加,侵害了合法债权人的利益,二被告人实际私自占用了公司资金。
辩护人观点:二被告人同意从公司转款给谢某系公司回购股份后应再行减少注册资本而实际未减少的民事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一审法院认为:综合全案证据,二被告人与谢某从开始商量事宜至从公司基本账户通过支票方式转账给谢某的期间,未出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的任何情形之一,故被告人及辩护人辩称系公司回购股份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关于公司需要减少注册资本时,必须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的规定,故对辩护人辩解二被告人的行为系公司回购股份并应减资的民事行为,不予采纳。
本来被告人田某和张某都是主动投案,属于自首,但由于二人拒不认罪,一审法院不认定自首,反而从重处罚。
两名被告人完全不能接受法院的判决,因为两个人并没有从公司获利,一审判决后而是继续上诉。
但是二审无情的驳回了二被告人上诉,裁判观点跟一审如出一辙。
 
“无犯意则无犯人”这一法律格言要求我们必须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
貌似一审、二审的判决从法理上讲也说得过去,但是一审、二审的判决中却忽略了刑法的基本原则,主客观相统一原则。田某和张某用公司的钱够买了谢某的股权,是否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二被告人从公司得到什么了,什么都没得到,还为了公司经营去借高利贷,人身受到威胁。
再审中:辩护人出示以下证据:
张某和田某用个人名下房产抵押借款用于公司经营,公司的银行账户有大量田某和张某从个人账户向公司账户打款,但二被告没有从公司账户支取用于个人消费的。从公司的财物报表显失,谢某退股时公司的股权净资产为负数,也就意味着谢某的股权登记在张某和田某名下,不会给他们带来利润,只能带来负债。
张某主张谢某退股时,本来是想从公司退股,然后再找其他股东接手,然后把股金打入公司账户,但迟迟找不到接盘的投资人,谢某又一再催促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没办法就登记到张某和田某名下。其从来没有非法占有公司资产的目的。
再审迎来公正判决: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张某、田某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理由如下:首先,本案中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原审被告人张某、田某具有非法占有公司财产的主观故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职务侵占罪,要求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且为直接故意。张某、田某接受谢某转让的股份,是在公司处于严重亏损且没有其他人接手的状态下,才被动接受了该部分股份。其次,原审被告人张某、田某的行为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客观要件。张某、田某在公司成立之时即为公司的股东,在谢某退股后成为了仅有的两名股东,为了公司的生产经营,二人以个人名义借款且以个人财产抵押借款,为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在客观上没有损害公司财产利益的行为。最后,原审被告与谢某之间的股权转让行为系民事法律行为,不构成刑事法律关系中的犯罪行为。
最终再审撤销原判决,判决张某和田某无罪。
辩护律师提醒:虽然本案中张某和田某最终获得了无罪判决,但付出得代价是惨痛的,五年的牢狱之灾,是本来可以避免的。如果当初退股时走一个减资程序,然后退还谢某股金也是没问题的。再或者由公司与谢某签一个公司股权回购协议,虽然涉嫌抽逃出资,但也可避免张某和田某的身陷囹圄。抽逃出资现在已经不作为犯罪处理了,而且抽逃出资负主要责任是谢某而不是张某和田某。再或者,张某和田某个人本已经向公司出借很多款项,完全可以从公司账上走一个还款后,张某和田某再购买谢某的股权,这也完全没问题。因为不懂法、因为无知者无畏,最终付出了五年的大好时光。
 
联系方式

电话:18610062585

邮箱:shenyanglawyer@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 18610062585